鈴愛雨絲

【关注前请点开】
词作人,理想主义者。
日子越苦,写文越甜。
又丧又燃又浪漫的怪物。
Cp老古,另请直呼我“雨絲”。
作品禁转,约稿/求助可私信。

© 鈴愛雨絲

Powered by LOFTER

【稻米】《徐先生的故事会》

01

徐先生是镇上有名的说书先生,凡是他的场次,必然是高朋满座。

他总是自谦道:“一介白衣,承蒙关照。”

听人说,他确实是位落榜的穷秀才,除了说书别无长处。

这样简单朴实的人,喜欢他的听客自然多了。

小故事会的格局装不下那么多人,他的下手便张罗着换了块地儿。


02

徐先生的故事会原址在小巷子里,后来搬到了大街上,两层楼的小院落,场场都是座无虚席。

他的下手是个很温柔的女人,大家称呼她倩姐。

每到开场的时候,倩姐就搬着小凳子坐在院落门口,叫着今日的故事开场,想听的您啊往这边请。

我当年也是听到她的声音,觉着吸引人,才进去的。


03

徐先生的故事太精彩,我每天放学后必去捧场。

有时候他不在,故事会里也是人声鼎沸,那都是徐先生的听客朋友在谈论他讲的故事。

从兄弟情义到曲折剧情,他们没有不谈的东西。

我时常只是听他们说,偶尔附和两句,心中已甚是欢喜。


04

徐先生病了,有很长时间不能来说书了。

不少听客露出失望的抒情,摇着脑袋、叹着气离开。

还有一些人留下来,继续天南地北地胡扯。

倩姐本来不必每天报道,可她依据踩着上班点来。虽然她只是负责打扫院落,或者看着他们出神儿,但没有一天缺席。

她说,她总觉得故事会闲着的日子没意思,但如果不来那更没意思。


05

徐先生病了,很多人都担心故事会。

这时候,我认识了段爷。

段爷很像徐先生笔下的王先生,经常套着一件T恤,穿着一条大裤衩,踩着一双拖鞋就坐在故事会门口乘凉。

他说,他是来给徐先生看场子的。

我曾揶揄他是不是道上来的,引得同行的听客嬉笑一片。

他笑着敲敲门栏干没说话,我却住了口。

妈呀,还真是。

评论
热度(5)
2016-11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