鈴愛雨絲

【关注前请点开】
词作人,理想主义者。
日子越苦,写文越甜。
又丧又燃又浪漫的怪物。
Cp老古,另请直呼我“雨絲”。
作品禁转,约稿/求助可私信。

© 鈴愛雨絲

Powered by LOFTER

【雷安/ABO软科幻】1968 (1)

×软科幻+弱类ABO

×多私设,思想碰撞预警

灵感+BGM:《在1968年埋葬》


谨以纪念法国巴黎五月红色风暴五十周年。

记录这个关于“异类们”的故事。



科技的尽头是人文精神的返祖。——作者语



第一章


“检测到访客,是否开启扫描系统?”


有人踏上这片领地,房子的智能系统Dusk便开始运作。它调动监控超维摄像头,观察着神秘的来客。同时,系统后台开启了语音聊天模式,无感情地向房子的女主人发问。


女主人捏着书页顿住动作,目光飘向陈旧的指针时钟。分辨完时间,她便放下手中的《社会实体构建》,温柔地对着黑暗微笑,即便那里只有电子系统的主机。


她压低嗓音,音量放轻,吐出一句:“No。”


特殊指令:No。

下达即刻,Dusk系统关闭所有智能分支,独运行外置保护和室内恒温。


只要是那个人来,她都会下达这个指令,不便之处是她需要自己开门。但这对她来说是仪式,她和朋友见面总要有点特别的举动。


在门口站着的人,即是她多年的好友,厌用高科技的老古董——罗德烈。

又或许两人能算得青梅竹马,他们相识的时候才十一二岁,而今都是奔三的人。


“秋,你不用每次都关掉Dusk。”罗德烈抖落身上的雪,欠身进了屋。他呼出体内的寒冷,吸了一口温暖的空气,缓缓道,“我没有厌恶到那种程度。”


“我不喜欢它扫描你。”

秋打个响指,Dusk便抬起壁炉的隔栏,点燃无烟光质火。

“哪怕你不在意。”


罗德烈叹了口气,向秋道谢。他挂起自己的外套,然后坐在地毯上,向着无烟光质火靠近,伸手取暖。秋没说话,转进厨房,叮叮当当备起咖啡。


感受不到火苗的炙热,罗德烈讪讪收手。恒温装置在运作,屋内会自然升温然后温暖他,而他总忘记这点。


秋端着咖啡出来,罗德烈背对着她,背影看着有点落寞。她放下咖啡,卷起衬衫的袖口,仅挨着罗德烈坐下,问罗德烈发生了什么。


“是有点事。”


罗德烈从棉衣内袋里掏出多维存储器,秋神色诧异。罗德烈不喜欢用科技产品,除非移交的事物很重要。


严谨的古董先生对这件东西很看重,甚至启用绝对安全的保护科技。


这是危险的信号吗?


“罗德烈……”秋急躁地叫了一声友人的名字,她的手攥成拳头,不确定的眼神望向罗德烈,眉头也皱起。


欲言,又止。


“别担心,秋,是你喜欢的东西。”罗德烈拍拍秋的手背,像儿时一样安慰这个女孩,“我只是迫不及待与你分享。”


罗德烈打开存储器,一封陈旧的信件躺在仪器中。土褐色的信封皱皱巴巴,边角黑色的印记佐证它经历过战火。


繁荣发展的科技认为纸张浪费木材、影响环境,而基础的科学理论认为纸张利于阅读。

适应这两大理念,这个世界淘汰了纸张书写,改为手控输入转射投影,人们通过投影进行实物阅读。

远古流传的纸质书籍都收藏在国家图书馆,提供研究者纸质阅读。

所以,这封信是一件真正的古董。


秋喜欢陈旧的东西,因此她和罗德烈成为朋友。如她收藏的机械钟,除了罗德烈没人会修理。而罗德烈爱好的古籍解读,除了秋也没多少人能办到。


“我的天……”秋的眼睛发亮,好似载着星光,她不犹地捂住自己的嘴。

她的挚友,她亲爱的罗德烈,居然还能拿到这样珍贵的事物。


秋如获至宝。她太久没在馆藏以外的地方看到信件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罗德烈侧身握住她的肩膀,投给她鼓励的目光。在罗德烈的鼓励下,秋颤颤巍巍地伸出手,轻轻抚摸信封的表面。


“这是关于什么的信件?是哪位游吟诗人的情诗,还是某位游子的家书?”


秋从多维存储器中取下信件,双手捏着信封,呼吸声更是急促起来。


“不,你先别说。让我猜猜?我喜欢的,是什么史诗记载的片段?我真的……”


秋兴奋地追问着罗德烈,甚至没来得及了解信的来源。


“嘿,冷静点。”


看到秋欣喜的表情,罗德烈也感到高兴——秋喜欢这份礼物。

他们没有血缘,但多年来的陪伴让他们成为家人,为家人做了点好事,这一认知令罗德烈激动。


“我知道你最近在研究社会构架,而且你也快过生日了,所以……”


“罗德烈,别这样,我想听重点……”


哦,女士的请求真是没法拒绝。


罗德烈耸耸肩,简要地回答:“五月风暴亲历者的回忆信。”


“我真是爱你!”听到这个字眼,秋的眼光里亮起火光。她半身压向罗德烈,给了他的一个紧紧的拥抱。“不会有比这更好的礼物,绝对。”


无人不知秋喜欢那些陈年旧事———抵抗、冲突、热血的故事,她热爱那些生命和思想的碰撞。


十一二岁时,秋常爬上高树,远眺攒动的人群,幻想那里发生跌宕的故事。有段时间她路过法庭,听到审判结束的钟声,就忍不住高呼自由和理想。


后来她成长,褪去了年少的冲动。但她内心飘忽着热血的火星,一点风吹便能重燃。


何况她现在是拥有了一份信。属于她的信,关于陈年旧事的信,不会被官方查探的信……她怎么能不激动?


“当然,我可是你的挚友。”罗德烈紧紧回抱住这个女孩,他闭上眼,嗓音低沉地问她,“好好阅读它,然后告诉我讲了些什么,好吗?”


“我会的,我亲爱的罗德烈。”秋轻拍古董先生的背,不舍得松开。她的目光起先落在罗德烈宽阔的肩头,后来又在房里来回扫过,最后还是落在闭门的书房门上。


秋盯着那扇门,看不见门内,却猛得想到了。她犹豫片刻,放缓语速道:“我会潜心阅读。在这段时间,想拜托你一件事……当作我的生日礼物?”


“你的事,没有拜托一说。”罗德烈闭着眼,在秋的耳畔轻笑。他学着秋的动作,安抚式拍上秋的背。


他闻见秋身上熟悉的香气,是他们儿时就喜欢用的手作肥皂。这是他熟悉的秋,他永不会拒绝请求人:“我的安心,你要我做什么?”


“你能去见见我的学生吗?”


罗德烈在秋的肩头默然点头,便没了动作,静静等候着秋。秋感受着友人的怀抱,顺势闭上了眼。


她的脑内浮现起零碎的画面,无一例外是黑白的。


她喃喃道:“他叫安迷修。”



TBC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圣诞快乐。

迷之慢热的开头是因为原设计成文艺流,结果后文中人文精神过于硬核,就变成中篇了……希望后期的思想方面不会引起不适w。

突然希望自己写得烂一点,免得被骂太硬核233333。


评论(6)
热度(40)
2018-12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