鈴愛雨絲

【关注前请点开】
词作人,理想主义者。
日子越苦,写文越甜。
又丧又燃又浪漫的怪物。
Cp老古,另请直呼我“雨絲”。
作品禁转,约稿/求助可私信。

© 鈴愛雨絲

Powered by LOFTER

【雷安/ABO软科幻】1968(写在前面的自序)

现在是12月13日的凌晨,很特别的时间。宿舍,床上,我侧着身在写这篇自序。

写在前面,是为了记录一些下笔前的心情。

这几日又一次感受到,我的观念和大众异常不同,心情由此低落。

这意味着我写得东西,可能难以被理解,可能会被误解。以往也有这样的事情,打击我的创作热情。如果我眼里的雷安,也是和别人完全不一样的,那似乎是我的问题了。

这种缺陷令我担心,尤其是这篇文,预计会涉及很多思想,相当于展现我很多个人的观点和喜好。

心里是这样很没底,但还是准备写了。理由是我很喜欢有营养的文章,传递正面的观念(即便定义模糊),会令我快乐,所以才会决定落笔。

在音乐的领域,我每次写歌后,会给自己制定播放量多少的目标,没有完成会非常沮丧。这是因为能力接近封顶、质量已经用心,除了播放量,没什么其他东西值得关注。

但同人文并非我想攻克的领域,所以便放松了自己的要求。

我写传统文学行云流水,同人小说则写得得很不好。我怕写坏人物,常年浮于表面描绘,不敢用力刻画任何一个角色,这便是最大的阻碍。

其次我总是过于隐晦,不敢把事情说满,伏笔乱埋,没有条理。然而并非所有作品都需要这些技巧,本末倒置也是我入得误区。

改掉这两个毛病,是这篇文中想完成的目标。

至于小红心和蓝手,倒是真的不想在乎。依我之见,没什么在乎的资本,我的优势只是文学素养有所积累,其他全无。

像文艺片的同人文应该没什么人会看吧,这篇多半沦为如此下场。但想把它当作解压用得的作品,短时间内逃避现实,假装自己与世界分离。

不知道这样幼稚的逃避,是不是会被未来的自己耻笑?若到了完结之日(如果能有),可能已觉这篇自序文词可笑了。

希望我会原谅自己想太多,毕竟夜晚总是有太多想法和故事。

或许写得时候,也满足一点虚荣心或野心。我曾妄想过真正自由的写作,却碍于现实,始终无法完成。以此篇试水,大概又能压抑一段日子。

大概就是如此想得,所以下笔。

评论(7)
热度(3)
2018-12-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