鈴愛雨絲

【关注前请点开】
词作人,理想主义者。
日子越苦,写文越甜。
又丧又燃又浪漫的怪物。
Cp老古,另请直呼我“雨絲”。
作品禁转,约稿/求助可私信。

© 鈴愛雨絲

Powered by LOFTER

【雷安】造火行动(2)

×学pa甜饼
×雷追安
×渴望催稿
前文(1)

零点以后,宿舍楼渐渐陷入安静。
安迷修窝在被子里,试图入眠。只是他一闭眼,脑海里就浮现雷狮的身影,还有临睡的对话。

“到宿舍了,告诉我一声。”
“我到了,怎么了?”
“确认你的人身安全。”
“怕我出事?你可以换个人继续造火。”
“只说对前半句。”
“?”
“临睡再告诉我。”
“好。”

那是什么意思啊……

在温暖的被窝里,安迷修意识渐远,年少的记忆覆盖住了他的思考。
安迷修是单亲家庭,由父亲抚养他和兄长。父亲忙于工作,兄长忙于学业,加上和别的同学都不顺路,安迷修从小就独自骑单车回家。
他回到家里,通常没有人在。等到六点,父亲会打电话确认他到家,他会乖巧地汇报自己在家做晚饭,等着父亲和哥哥回来。
直到安迷修念高三,父亲考虑到要照顾他,换了工作,下班时间才提前不少。于是他一回家就能吃上晚饭,再也没有等着接电话的日子。

安迷修迷迷糊糊地回忆,仿佛置身过去。
雷狮那句关心,让他回到了很多年前。在老家的木门后面,年少的期待没散干净,还候着一通电话。
只是某人和某人的身影,模糊地重叠,模糊地替换。

雷狮:早
雷狮:还没起床啊
雷狮:我还以为老古板会贯彻早睡早起
安迷修:早安。
安迷修:我没有早课,多睡了一会儿。
雷狮:行,您说得都对【同志,伏加特.jpg】
安迷修:我先上课了,一会儿聊。

伴随上课铃打响,安迷修放下手机,开始全神贯注地听讲。
刚入秋的日子很舒适,学生们穿着轻薄的衣物,在风声里拾取着知识的碎片。
安迷修在第一排,坐得笔直。摊开的书本载着他工整的字迹,惹得后排女生们忍不住向他看过去。
学校历年累计奖学金最高得主,学生会的主席,文学院的高材生,温柔而体贴的学长……
安迷修的所有头衔都闪闪发光,惹男女老少都对他赞不绝口。
这样美好的人,就应该是雷狮的心上人。

上课铃响后几分钟,雷狮出现在教室后门。他早托人打探过安迷修的行程,踏踏实实准备追人。
打点好的同学给雷狮使了眼色,雷狮便从后门溜进教室,坐在最后一排,远远地遥望起安迷修。
只是看着安迷修的背影,雷狮的心跳也开始加速。

他们在同一间教室,座位仅相隔十几米远,对方的手机还记录着他的消息,这样的事情让雷狮有点兴奋。
他克制住自己上扬的嘴角,借着看黑板,专心地观察安迷修。

今日天气还有点热,安迷修感受到衬衫有点捂汗,不自觉地把袖子卷了起来。
雷狮坐在他的右后方,注意到他露出一节的蜜色皮肤,忍不住投去目光。
禁欲系的性感啊……雷狮一时出了神。
安迷修全身都是蜜色的,但胸前可能会白一点。如果下次安迷修还穿衬衫,雷狮打算提前在楼梯上层等着他,装作偶遇,然后低头瞄一眼那人胸口的春光。

随着时间流逝,挂钟的指针一点点指向下课点。雷狮算了算时间差不多,挑准老师背过去的时机,轻手轻脚地离开座位,从后门溜了出去。
一到走廊,他就给安迷修发消息。

雷狮:我也在14号楼,中午约个饭?

伴随着下课铃响起,安迷修看向亮起的手机屏幕。他没多想其中的巧合性,就回给雷狮一句“可以”。

人潮从教学楼涌出,喧嚣一片。几个男孩在楼侧等着人群里钻出女友,而雷狮没这个闲情逸致,他就站在路中间等安迷修,方便那人一出来就看到自己。
了解行情的学生纷纷避让这位大爷,但好奇心难抑,都回头张望大爷在等谁。

迎面走上的安迷修有点尴尬,雷狮是学校风云人物,如此张扬地等他,聚焦了太多八卦群众的视线。
“快点走吧,别挡着人家。”安迷修从快步雷狮身边走过,飞速抛下这句话,没好意思停留半刻。
雷狮挑挑眉,没反驳,转身就和安迷修肩并肩而行。

刚入秋的日子,阳光正好。安迷修仍旧觉得热,没把袖子放下来,抱着课本,问雷狮怎么会到人文的教学楼。
雷狮收回落在安迷修手臂上的视线,耸耸肩,说他在一楼交接学生会文件。
眼看话题要结束,雷狮追问:“你不是带包了吗?课本怎么还抱在手里?”
安迷修一时语塞,没想到雷狮还关心起这种细节:“就,老师拖堂了几分钟,着急出来,没来得及放好。”
“安大主席这么急着见我啊?”
“你想得美,在下只是不想迟到。”

他真守时。
雷狮心说,如果约去游乐园,估计也是安迷修早到。
这不行,作为追求者,一定要比安迷修早到,这样才能体现诚意。

如果不是到食堂的路途太短,雷狮就要持续性脑补——他如何在游乐园展现男友力。

和往常一样,雷狮挑了一堆肉食端走,安迷修的盘里则荤素搭配有秩。
安迷修面对自己盘里的花花绿绿,满意地点头,还顺带批评了雷狮只吃肉不利于身体健康。
雷狮一脸嫌弃,说安迷修像个老妈子。只是他心里又擅自加个前缀,只管他一个人的老妈子。
毕竟以前学生会聚餐,也没见安迷修关心别人的饮食习惯。

安迷修戳戳碗里的鸡肉块,表示雷狮今天约他吃饭很可疑。雷狮笑着说没什么大事,就问问后面排练的时间怎么安排。

“我什么时候都行,看你吧。”安迷修夹起鸡肉块,放嘴里使劲嚼,腮帮子鼓起一边好像仓鼠。
雷狮暗自感叹仓鼠吃饭太可爱了,又调侃起来:“大半夜去爬你床也行?”
“我不介意让你隔天上处分榜。”
“啧啧啧,安主席真绝情。”

安迷修没有反驳爬床,很好。

共进午餐的过程中,安迷修随口提及,晚上他要听讲座。雷狮嘲笑他大忙人,安迷修自然是不屑于争辩。
殊不知,雷狮背地里调好了闹钟,时刻准备应对安迷修有突发情况。

晚上安迷修落座在大讲堂,雷狮便从下午的睡眠里醒过来,发消息问安迷修在不在忙。

安迷修:不算忙,讲座挺无聊的。

那岂不是更好?方便雷大爷撩人。

雷狮:不如溜回宿舍
安迷修:那不行,有老师在。
雷狮:怕什么老师,敢不让你走就上去一拳
安迷修:不存在的.jpg
雷狮:引起公愤也没关系
雷狮:让他们来打我

安迷修刚想说雷狮太躁了,看到后面几条信息,一下不知怎么接着说。
这几周安迷修的工作就没停过,每天都要十点多才回宿舍休息。雷狮也是关心他,才想让他回去。

安迷修:我在这休息也一样,老师来了,回头聊。

雷狮挠挠头,盯着“老师”两个字,一股无名火。
他应该去陪安迷修看讲座才对,安迷修累了,他能第一时间知道。他可以帮安迷修记录讲座内容,可以让安迷修靠在他身边睡觉。
但那是文学院的活动,他出场太奇怪了。

雷狮手机一扔,头一仰,又倒回床上。望着白色的天花板,他发现自己并不了解安迷修。
安迷修爱吃什么,爱好什么,在哪里上课,有哪些学校工作,雷狮都一无所知。
他们相遇,都是靠学生会的会议,而他还总和安迷修争得死去活来。

谁知道从哪天开始,雷狮迷恋上了安迷修的全部。
就像孩子看到玩具,并不明了玩具的价值所在,只是幻想拥有以后的美好,就会渴望触及。
如果你真要他说出喜欢的理由,他也确实能搬出一大堆条理,只是每条都缺一点味道。

雷狮想得更单纯,他想安迷修多做一些专属他俩的事情,让旁人不可复制。
为了达成这一点,从现在开始了解安迷修,也不迟。

为某人设置的特别提示音响起,雷狮慢悠悠起身看手机。看到消息后,他心里咯噔一下,僵住了动作。

安迷修:雷狮,我电瓶车钥匙不见了。

【TBC】

评论(6)
热度(15)
2018-12-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