鈴愛雨絲

【关注前请点开】
词作人,理想主义者。
日子越苦,写文越甜。
又丧又燃又浪漫的怪物。
Cp老古,另请直呼我“雨絲”。
作品禁转,约稿/求助可私信。

© 鈴愛雨絲

Powered by LOFTER

【雷安】造火行动(1)

× 学pa
× 甜饼时间
× 月更?欢迎催稿
× 欢迎捉虫和提议

落叶飒飒,昭示着秋的到来。

各街的商家摆出架势,给店面挂上五颜六色的装饰品,开始线上线下的促销活动。他们想尽办法,用花里胡哨的语言,吸引顾客光顾。

然而一眼望到头,每家店都是相似的营销思路,营造着虚假的热闹。
各家粗制滥造的宣传纸被风吹得到处跑,音乐声嘈杂,难辨曲调。店面只有大爷大妈们光顾,买走仅剩的便宜货。

青年踩过落叶,走在街道里,根本不愿多赏商家一眼。
他的手机屏幕亮着,某页面大咧咧的炫彩字吸引了他的目光。他顺着标题细读了下面的小字,若有所思。

他身边的男孩四处观望,眼神没有聚焦在自己偏爱的甜品上,而是扫视着季节性的生活用品,辨析其价值是否与价格相符。

“卡米尔,我有个想法。”青年出声道。

被点到名的男孩想回应,刚张嘴便收了口,定了定神追问什么想法。

“我决定追安迷修了。”

幸好刚才没有说“收起你的想法”。
卡米尔压了压帽子,遂回答:“大哥,我觉得时机不成熟。你和安哥的交集还不多,贸然行动不妥。”

卡米尔的大哥雷狮是学生会主席,而安迷修也是。
同是肩担主席职位,两人的行事风格却恰好相反。雷狮随性大胆,安迷修安分踏实,这使得他们常在工作上针锋相对、你辩我驳,可以算旗鼓相当的敌手。
但这些是小事,不影响雷狮对安迷修有非分之想,且始终蠢蠢欲动。

“之前确实没有太多交流,但眼下有契机。”

雷狮不做没把握的事情,见他肯定的语气,即便未闻其详,卡米尔也表示全力支持。

“卡米尔,这个月你暂时不要买蛋糕,先买其他甜点。”

这个全力支持的代价有点大。
卡米尔并未表示异议,但脑内算盘已经打好了,往后必然要请大哥补偿自己。

“哇喔!现在的商家真是会玩!”

这边的学生会办公室里,主席团和各部门部长都在商量今年的文艺汇演。凯莉娇嗔的一声小叫回荡在室内,引得学生会集体竖起耳朵。

主席安迷修赶工到一半,听到声音也放下了手头的账本,转头向凯莉看去。

“怎么了……”凯莉身边的安莉洁探头过去,看向友人的手机,“秋季特别活动……Q聊造火拿……大奖?”

“你不觉得很浪漫吗?”凯莉搂上安莉洁的肩,侃侃而谈起来,“我要叫你如何清醒?寒冷而刺骨的风里,有人共你彻夜长谈。你自认是逢场作戏,却不料暗地烧起心火。这烈焰灼灼燃尽你,难以熄灭便是已身在漩涡。而那人,缓缓向你伸出了手……”

安迷修合本,站起身来,一臂伸直展开,一手置于胸前,抬头挺胸,缓步向凯莉走来,嘴吐激昂的话语:“我知黑暗终将来临,淹没所有的喧闹,让我们走过的过往全无遗迹。但那寒风里的火苗,燃着希望和复仇的怒火,指引我涉水前行。”

安迷修随着语调的节奏,踱步到凯莉面前,凯莉见状放开安莉洁,轻步迎上。
安迷修放慢语调,深情地说:“当水面没过我的腰际,我才陡然清醒。在青朗的夜空里,我注视唯有一轮的明月。”
语毕,他弯腰牵起这位可爱小姐的手,落吻于她的手背。

工作室里沉寂了几秒,随即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。

他们上演的这幕充满莎翁色彩,是文艺汇演里话剧节目的高潮段。学生会早就妥善安排,让文艺部组织好这个节目。
文艺部综合多方面考虑,拟定了学生会全员协力。

安迷修作为第一号主演早就背下台词,而剧本撰写者的凯莉更是熟知每一句话。
两人默契配合,话剧舞台的气氛一下子就蔓延开。

“安哥,好厉害。”安莉洁也忍不住称赞安迷修入戏之快。

主角被戳破心思后,婉转地措辞,却又坚定地袒露内心。一边回避一边试探,这种西式的不直白被安迷修的踱步带动,画地为牢,锁住了戏中人。

“过奖了过奖了。”安迷修害羞地挠挠头,转而向凯莉询问自己的表现,凯莉表示非常满意。
受到认可的安迷修心里欢喜,于是乘胜追击:“那么凯莉小姐,在下可否有幸邀请您一同参加……”
“想都别想,我已经和安莉洁一组了。”凯莉再次勾过安莉洁的肩膀,“和只会尬聊的主席大人造小火苗,我会失去我可爱的小姊妹。”

安迷修闻言一脸悲愤欲绝,捂着胸口喊心疼。

“哈哈哈哈哈,安傻你正常点,我害怕。”
“安哥你别灰心啊,你虽然勾搭不到妹子,但肯定有汉子在等你!”
“哇安哥你别看我,我已经和格瑞是轮船了!是吧格瑞,是吧格瑞,格瑞格瑞格瑞?”
“主……主席,我们还是,继续工作吧?”

“哟,挺热闹啊。”

办公室的门被推开,吵作一团的大家纷纷寻声望去,果然看到雷狮站在门口,身边站着卡米尔。

“哎呀,另一位大忙人终于来了。”凯莉转身搭上安迷修的肩,调侃道,“我们是正热闹呢,这不寻思给安哥找个好人家吗?”

不出凯莉所料,雷狮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。

凯莉见他阴沉的脸色,似笑非笑地继续说道:“安哥已经把第一男主角的剧本背下来了,雷总要不要考虑饰演男二?我想,安哥也不会拒绝吧?”

“哇,雷狮演男二……”文艺部的部长艾比眼咕噜一转,小声嘀咕,“他俩怎么可能演谈情说爱的小情侣,在舞台上打起来还差不多。”
“唔啊老姐,你别说话。”埃米一把捂住艾比的嘴,不顾她的挣扎,小声道,“雷狮看过来了!”

在场的人打量了一下没说话的安迷修,又看了看雷狮,最后意味深长地看向凯莉。

“可以。”
“可以。”

两种不同的声线,同一时间念出了同一句话。
办公室里又一次沉寂了几秒,而后室内爆炸艾比的咆哮声:“我不同意啊!你们会拆掉舞台啊!”

“不,不,不会的,艾比小姐!我以骑士道发誓不会把个人情绪带入工作里。”安迷修赶忙表态,表示以自己的人格为担保,绝不会搞砸。
雷狮顺势拉开凯莉,搭上安迷修的肩,说自己和安迷修只是工作上意见不合,私下关系还是可以的。

用双十一的存款打赌,你俩真的哪里都不合。
艾比没敢把这句话抖出来,独自默默回忆这两人校外约架的往事。
真的不堪回首。

人民群众有个爱好,看热闹不嫌事儿大。
学生会的群众们威逼利诱艾比,让她放心地安排雷狮参演。
艾比架不住这群小祖宗,只好妥协,把雷狮大名添加到参演表,同剧本一齐上交校领导。

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。

待大家都收拾好东西离开,雷狮叫住了欲走的安迷修。
安迷修刚想拒绝,雷狮就向他炫耀自己手上的电瓶车钥匙。钥匙上有白色小马的挂件,一看便知是安迷修的。

“恶党!你偷我东西!”

安迷修气急败坏,上前去抢,奈何身高不够,整个人都贴上雷狮,还是撂不到钥匙。
雷狮享受安迷修的投怀送抱,饶有兴趣地逗着安迷修继续努力。
那熟悉的肥皂气味从安迷修的身上散出来,包裹雷狮那颗悸动的心。
他喜欢的人真可爱。

安迷修顾着抢钥匙,没注意脚下,一脚绊到凳腿,整个身子又向前倾斜了几分。
雷狮撑住身后的桌子,稳当地承住安迷修的身体,依然不给对方机会。

“恶党!你有完没完!”
“没完啊。”雷狮嘴上这么说,还是收了手,让安迷修顺利抢到了钥匙。
逗得太久,这位心上人会真生气,然后不理人。

“你有什么事?说吧。”

安迷修比雷狮大一岁,故而当雷狮的行为是小孩子脾气。
他说服自己包容雷狮,却没思量过,陪雷狮玩的其本人也满身孩子气。

“造火拿奖,我俩一组,怎么样?”

今天的太阳是东升,金还是考试挂科,凯莉依然喜欢吃棒棒糖,银爵依旧没能在宿舍养猫。
但是雷狮的脑子出问题了?

安迷修狐疑地观察雷狮,遂道:“你……有病要去看啊……”
“安迷修,你是不是欠揍?”

他喜欢的人虽然可爱,但是太直男了。

“你怎么不和卡米尔造火,非要找我?”
雷氏兄弟情深义重,人尽皆知,没道理连个造火都办不到。
雷狮不假思索地解释,这次的奖品有哈根达斯限定的蛋糕,他要瞒着卡米尔,给其一个圣诞节惊喜。

这理由真棒。

雷狮不禁在内心给自己鼓掌,见安迷修神色缓和,更是心里悬石落了地。

“诶,也是难为你这样的人,还要当大哥。”

这话怎么听得怪怪的……算了,当他在夸我。

大多数时候,雷狮看安迷修都附加十米厚的滤镜。只要安迷修不是明摆着骂他,他都划归安迷修在夸他。

歪打正着,就这件事来说,安迷修还真认为雷狮是个好大哥。

雷狮继续和安迷修说具体流程,其耐心程度让安迷修瞠目结舌。
这位大爷的暴脾气他早有听闻,但以往的工作中,安迷修没有领教过。
倒是他日常路过雷狮的会议室,里面一片哭天喊地,给他留下深刻印象。

雷狮提醒安迷修,Q聊造火的每条事项都要注意。他一再强调甜食送卡米尔,剩余奖品都归安迷修。
安迷修再三保证自己不会忘记,才堵上了雷狮喋喋不休的嘴。

和雷狮完成报名后,安迷修看着页面上“即时生效”四个字,有种签了卖身契的既视感。

之后,两人一路打打闹闹到楼下。临道别,雷狮还要扯一下安迷修的头发才肯走。

安迷修骑上电瓶车时,已是身心俱疲。他完全搞不懂雷狮怎么回事,话多很反常,闹腾也很反常。

平日的雷狮也喜欢和他对着干,讨论工作时候言辞激烈、咄咄逼人,分配任务又老爱甩锅。

可今天,雷狮跟磕了药一样活跃,时不时就在对话里插段子,逗得安迷修笑到晕厥,一直骂雷狮是沙雕。
最神奇的是,被骂的雷狮并没有反驳回来,而是拽着他强调自己说得没毛病。

如果一直这样,倒是挺好的,像朋友。

如果再靠近一点,更好。

雷狮走在回公寓路上,回忆着安迷修的笑颜,感到奇异的幸福,但他又不满足于此。
他渴望和安迷修更进一步,最好能靠着这一步一步,走完余生。

雷狮家境富裕,不愁吃穿用度,再加上天赋异禀,学业和业余爱好都没有困难。最大的遗憾,只有父母情感不合。
可他生性放浪不羁,不在意血缘的牵制,除了卡米尔激发了他的责任感,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太担忧。

只有安迷修。
这个不受控的存在,悄悄占据了雷狮心里最后的空地,再也没能被撼动。

想到和心上人聊了这么久,雷狮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他不知道今天自己表现如何,可是一想到安迷修答应他的请求,他就觉得够了。
想到这,雷狮没有多犹豫,掏出手机给安迷修发了条消息。

宿舍楼下,安迷修迎着冷风瑟瑟发抖,一停好电瓶车就冲进楼里。
他想,按平日的速度,雷狮应该到家了。但见过路上的堵车后,他又有点不放心,于是随手取出手机。刚想看时间,映入眼的就是雷狮发来的消息。

“到宿舍了,告诉我一声。”

评论(7)
热度(48)
2018-11-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