鈴愛雨絲

【关注前请点开】
词作人,理想主义者。
日子越苦,写文越甜。
又丧又燃又浪漫的怪物。
Cp老古,另请直呼我“雨絲”。
作品禁转,约稿/求助可私信。

© 鈴愛雨絲

Powered by LOFTER

【雷安/甜饼】月色无名

*神雷×龙安

*慢热且纯情的大纲

*第一次试写感情戏

*我流雷安有这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么OOC



01

命运捉弄着所有人,不予以任何饶恕的可能。

于神明而言,永生与孤独,权利与荣光,也不过是命运的捉弄。

但不是所有人都沉浸在悲伤里,感叹这种无可抗拒的命运。

有些人是无知而不悲,有些人则是知也不悲。

此刻,坐在王殿里的神明闭着眼,琢磨着明天要见哪些愚蠢的庶民。

他,是后一种人。


02

神明通常有各种封号,诸如太阳神、战神、月光女神这类称号。

他没有,也不屑于有。因为他本就是万物的主宰,不需要旁人分担权利。

那创世神转世的传说,他儿时也听过很多遍。但他知道自己是肉体凡胎而来,和那些前世今生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人们或许会直接叫他神明,但他还是习惯被叫自己的名字。

他叫雷狮。


03

按创世神的遗愿,每年都会有一个种族到神族的王室进贡,以示对神明的尊敬。

今年前来进贡的种族,是龙族。

那是强大而嚣张的一族,性淫而无序,单纯依靠力量征服大地,令人闻风丧胆。可雷狮并不讨厌这个种族,甚至还有点喜欢。

在他眼里,比起老奸巨猾的神族同胞,横冲直撞的傻大个要好得多。而且他的性格也更像龙族,常常直来直去,不问结果。

神族那群人,整天心里揣着诡计过活,叫人很不舒服。


04

龙族前来进贡,队伍浩浩荡荡。神族的王室也不甘示弱,摆出极高规格的迎接礼,欢迎远客。

雷狮难得从公文里抽身,以神明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。他巨大的白色羽翼如此纯净,与他嚣张跋扈的性格毫不匹配,但他确实拥有神明的气场,尤其是他的每一个眼神,都震慑着当场的凡夫俗子。

雷狮的目光如炬,扫过人群,却停留在了某个人身上。


05

安迷修是龙族里的异类,他洁身自好、严于律己,禁欲和矜持是他的标志,正义和宽容是他的准则。

这样的人太少见了,少见到放在任何一个有贪欲的种族里,他都会被排挤。但龙族的本性,是放荡与不羁。集体性格里的开放与包容被无限放大,这使得龙族里的其他人并不排斥安迷修。

在他们眼里,安迷修很奇怪,但只是奇怪而已。

成年以后,安迷修就被任命成为龙族骑士团的团长,兼职给老族长打打杂。

他的沉稳与胆识,成为龙族的利剑,斩杀所有阻碍。

他的谦卑与恭敬,又使得龙族不被神族忌惮,安稳度世。


06

安迷修气质太拔群,这点是大家都清楚的。

很多老人家提醒过他,他的品格太高洁,过于接近神明的原貌,容易让神族觉得龙族有二心。

故此,安迷修尽量不出现在神族的领土上。

可年轻人总是不安定,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心。安迷修游离过这么多地方,一直都没能去看看神族之地。所以这次的进贡,他还是跟来了。

为了避嫌,他还悄悄躲在龙族队伍的后端了。

但对神明而言,没有什么能逃过那双洞悉一切的眼睛。


07

综上所述,安迷修被雷狮盯上,这件事太正常了。

龙族的小伙子和小姑娘们喜闹,他们在得知这条消息后,并没有和老人家一样数落安迷修的莽撞,而是兴致勃勃地交流起最近的见闻。

今天的安迷修被神明泼了葡萄水,昨天的安迷修被神明抢了晚饭,前天的安迷修被神明推下了喷泉。

稀奇古怪的事情应有尽有,可他们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。心思颇多的小姑娘还调侃起,也许神明看上了安迷修。

路过的安迷修听到这话,一分神,就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。龙族的小伙伴发现了咳嗽声的来源,一哄而散,免得引火上身。

平静下来的安迷修有些懊恼,但又说不上顾虑,只是心里想,打死我也不信。


08

其实,信不信由不得安迷修,全要看雷狮的意思。

雷狮这头正靠在走廊里休憩,他把玩着玉石,回想起自己看到安迷修的那一刻,被吸引,也被蛊惑。

也许命运的捉弄,终于还是到了他的身上。

当时的迎客礼是在晚上举行的,雷狮顺着月光观察这群庶民。他心里涌着蔑视的情感,并不觉得这里有值得他出场的人。

直到他看向安迷修,正巧是对方抬头的刹那。

这个人确实是龙族的异类,在肆意妄为的气息里,只他一人拥着清新的花香,藏也藏不住,而他也没有在藏。

雷狮不知道这个异类在躲闪什么,却就此看清了他的眼眸。

这个人,满眼盛着清辉。


09

捉弄安迷修是个技术活。

雷狮一直非常清楚,安迷修这个人有原则有底线。想要捉弄这个人,就是在其爆发的边缘疯狂试探。

比如现在……他悄悄接近迷修,贴近其耳边,带着笑意哈出一口气,道:“宝贝,在想我吗?

这猝及防的调笑吓到了安迷修,他像只受惊的鹿,嗖地一下跳开。即使他脸上的红色还未完全消退,也先怒气冲冲地瞪着罪魁祸首。

“雷狮,你到底是不是人???”

“当然不是,本大爷可是神。”

于雷狮而言,这样的日常他太好玩了。看着安迷修慌乱的样子,他就像吃了糖的孩子一样高兴。

除了自己的弟弟,从来没有外人能让雷狮如此放心地亲近——安迷修是如此特别的存在,让他移不开视线。


10

安迷修总是不适应雷狮的举止,这过界的亲密让他苦恼与不安。

而脸红与心跳,本就是他藏不住的东西。现在都被别人发现了,这让他有些尴尬。

他虽待人温和有礼,却总划清界限。这是他试图用界限保护自己,隔离他所格格不入的宗族。他的举动含蓄委婉而坚定,从不曾有人刻意逾越。

可雷狮却轻轻撩开他的界限,一遍遍呼唤他的本心——那颗希望收获爱意的本能之心。雷狮在不断拉扯安迷修,让其陷入一片温柔的月色里,使其放下戒备与不安,感受这只属于彼此的凝视。

安迷修无措了,他脑海里清晰的原因也渐渐模糊。

他难以应付的这场意外,并不是由于他的矜持被试探。

那这又是因为什么?

是因为他的愚笨被神明发现了吗?还是因为他的悸动被雷狮察觉了吗?

安迷修察觉到了那份不安,其源头已破土而出。

因为那试探矜持的人,是雷狮。


11

安迷修第一次见到雷狮,是那晚的迎客礼。

他看着这位神明高高在上,展开巨大的羽翼,零落的羽毛轻盈地落在地面上。他是神,他包容这土地上成长的每一寸灵魂,他控制着一切善恶的轮回。

安迷修不善感知人与人的不同,这是他的种族特性所致。但是他生来直感超群,所以顺着模模糊糊的直觉,安迷修还是发现雷狮眼神里的其他东西。

这位神明好像不是至高无上的,他的眼神有怜悯,但还藏着蔑视。

安迷修不解地思索着,他下意识抬头,一不小心对上神明的眼睛。

那时,他知道自己被发现了。

后来他才懂,那一刻,他就被看透了。


12

每年进贡的使团都会和神明定下约定,在神的领域停留一段时间。使团团长自然要和王室交流感情,而随行的平民也乐于欣赏新风光。

龙族对异国他乡没有抵触,反而心怀探索之心。何况这群年轻人总是朝气蓬勃,还渴望邂逅一段奇遇,所以满街都有闲游的龙族人。

由此,雷狮确实不担心时间问题,他整天有一撩没一撩地接触安迷修,不断接近,不断试探。

可时间一长,他越发在意起安迷修的反应。眼看着时间将近离别,他和安迷修的关系还没什么改变,雷狮的心里也开始有点急躁。

雷狮对安迷修,确实有那方面的意思,而且他这心思也没藏着掖着,大大方方摆在众人面前。

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神明,或许他现在就会冲到广场,爬上那座象征幸福与爱情的钟塔,大喊出安迷修只属于他一个人。

但雷狮偏偏是神明,是被命运玩弄于股掌的凡胎,无法去肆意地示爱。

即便不是神明,他也不敢这么放肆,因为他担心安迷修会逃走。若他不是神明,他对安迷修的逃走就没有任何办法。

可雷狮现在是,又能怎么样呢?

他依然不敢过分逾越安迷修的雷池,更加不敢禁锢他。他要得是安迷修真心的爱意,自觉而主动,深情而专注,最关键的是只属于他一人。

雷狮突然察觉,他不应该去蔑视芸芸众生。

在命运的轮盘下,他是芸芸众生里深陷情潭的一员。站在巨大和无知的未来面前,他同样渺小。


12

安迷修不会选择回避自己的情感,却选择了回避雷狮。

他曾对神明如此崇敬,而今他发现这个人和他如此接近,确实不知如何是好。举棋不定中,安迷修的行动先决于思考,让他一看到雷狮就绕道而走。

现在的安迷修有着不可言说的心境,他沉沦在闲情逸致的时光里,不自觉地幻想和雷狮共走以后的路。那肯定是很美好很美好的以后,美好到让他担忧自己过分乐观。

这爱意会被神族的王室接受吗?

龙族的年轻人们还在闹着,安迷修也不觉得他们很吵了。这样的欢闹理应是幸福的光景,雷狮很喜欢,他也很喜欢。


13

绕道走也是绕不开雷狮的,安迷修早就知道。

晚风吹过的时候,安迷修跨上走廊,很快发现了雷狮那没藏住的气息,那时他还奇怪雷狮居然没跟上来。在他走到拐角时,气息突然有了变动。雷狮快速地跳过走廊的围栏,猛地把他抵在墙上,头还顺势埋入了他的颈窝里。

这如此事发突然,安迷修还是没想到的。

“你在躲我?”

雷狮的声音闷闷的,安迷修心想神明大人大概是不开心了。一丝丝愧疚涌上他的心头,口中自然就吐露了安抚。

“神明不是很忙吗?”

安迷修感受到雷狮的拥抱又紧了紧,他没有推开,也没有反抗,这里的月色这么美好,和他想象中的一样。

这个时候,雷狮应该吻他了。

他想象中的画面,早就被神明察觉。一切都在意料之中,雷狮吻上了他。他没有闭眼,而是专注地看着他。

为什么雷狮会喜欢自己呢?

为什么自己会喜欢雷狮呢?

这些问题,安迷修无法找到准确的答案了。但他想在这个吻结束的时候,问雷狮另一个问题。

为什么神明的吻,和羽毛一样轻盈?


14

雷狮心情大好,边批公文边哼小调,还偷偷回味着那个月色下的吻。

他一直都很清楚,那双盛着清辉的眼睛,让他着了迷,让他沦陷,让他安心,让他永远只会爱安迷修一个人。

其原因很简单,这个人干净、美好且自由,这都是他最爱的模样。

雷狮是神明,在这盛名背后,他有着沉重的背负。他没有自由,也不会干净。雷狮是不在乎自己变成什么样,但不代表他不爱这世间的美。

安迷修原本心存困惑,雷狮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成为神明。

如今接受了雷狮的爱,他也懂了。

因为雷狮确实爱着这世间,和所有神明一样。


15

离别的日子将近,龙族的年轻人也陆陆续续考虑起了归宿。许多气血方刚的小伙子选择为爱而走,就此定居神的领域,而嫁入神族的姑娘更是数不胜数。

这就是龙族,毫不在意别人的看法。

安迷修倒是早早就决定留下来,没再参与年轻人的讨论。他坐在神殿的后院赏着花,给使团参谋着以后的事务。

雷狮则在办公室里批着批不完的公文,偶尔抬头望下窗子,就能看到安迷修,而被看的人也总是适时的抬头。

他们四目交接,不语却已懂。


16

雷狮的弟弟卡米尔进到办公室,向这位神明询问眼下的要事。

这天上的星都需要行文记录,即便坊间有着称呼,依然需要赋予其正式录名。

不同的本名象征不同的时代,不同届的神明自然要宣扬当下的权利,而本名的赋予就是权利的象征。

名字,何其重要。

雷狮之前一直未给月亮赋名,是因为他觉得没有什么词语能配得上月色的源头。

月色的美,胜过纯洁本身,那是他触不到的自由,他想不到有什么词语能形容月色。

不过现在,他有了。

雷狮洒脱地在公文上写下月亮的本名,那是他写过最美的字符。

Anmicius,独属雷狮的月色。


【终】





说是大纲……是因为雷狮当神明的原因,安迷修爱上雷狮的原因,我都没讲清楚……_(:з」∠)_是我的锅。

骰子输了所以写了这篇,今天赶完来庆祝雷安日。

嗯……身心状态难得转好,就写完甜饼,超开心。But我果然还是适合作词,写文这东西届不到。

评论(6)
热度(32)
2018-04-05